2014年1月13日 星期一

「養生神棍」沒告訴你的事-牛奶篇

說到牛奶這東西,

在古時候可是被視為「脫亞入歐」的象徵來加以大力歌頌的營養補給品啊.... 沒想到風水輪流轉,現在卻也成為不少「養生大師」們追打的對象了。

其實在古時候,牛奶不能喝的謠言就已經存在了。

只不過那時養生大師們尚未如今日般進入量產階段,呼攏手法也沒像現在這樣滿嘴科學名詞而已。一般常聽見的說法多半僅只於:




「牛奶不能喝啊。因為亞洲人體質跟洋人不一樣,一喝了就拉肚子。」

「牛奶本來就是給牛喝的,人不應該喝,你看我們老祖先都不喝啊」

「小孩子牛奶喝多了就會像牛一樣牛脾氣,頑固不好管。你看洋小孩就是這樣才這麼皮, 亞洲小孩都比較乖...」

上面那些說詞,現在聽起來夠土砲了吧?不過,人類社會一直在進步,神棍們也不例外。

現在你會聽到的謠言,可能是牛奶裡有什麼 IGF-1, PGE2...等等這類以英文縮寫為主的、聽起來好像很專業的不知名東西。或者令你似懂非懂的,諸如啥「腫瘤生長因子」啦、「 酪蛋白」...等等其實你也不知道它會幹啥的中文名詞,比方說:

「IGF-1, PGE-2都是『腫瘤生長因子』,所以牛奶會讓你得癌症!」

「牛奶裡面的酪蛋白是致癌物,千萬不能喝啊!」

說實在,古早以前台灣社會提倡喝牛奶的原因,多半是為了補充營養。隨著經濟發展,人們從飲食中所獲得的營養情況已大幅改善,以前提倡喝牛奶的原因早已不復存在。

也就是說,以前不喝牛奶可能會營養不良、甚至生病,現在則是喝不喝其實都沒差。這種情況,就再度成了養身神棍們表演的舞台,因為他們又可以拿著無關痛癢的問題來搧風點火、危言聳聽。

關於牛奶裡含有致癌物這種說法,讓我們先換個角度來看好了。

基於「哺乳類剛出生的唯一食物就是乳汁」這個簡單的道理,我們可以說,乳汁正是剛出生的哺乳類攝取營養的唯一來源。

如果這乳汁裡真的有很不好的東西,甚至是可怕的致癌物的話,那表示哺乳類動物都在自己的後代剛出生、最為脆弱、最急速發育之時餵食大量的致癌物當作牠們唯一的營養來源......這樣的演化結果,怎麼想都怪怪的吧?別忘了,牛奶裡有的東西,人類的母乳裡也大多會有的。

......一下子就解決也太沒意思了,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再回到前面提過的,牛奶裡有IGF-1跟PGE-2的說法好了。


我要先強調的是,IGF-1(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 1,類胰島素生長因子) 跟PGE2 (Prostaglandin E2,前列腺素E2) 的確都「有可能」幫助癌細胞的增生。

不過,「牛奶裡有IGF-1跟PGE2」加上「 IGF-1跟PGE2都有可能幫助癌細胞的增生」會等於「牛奶會致癌」?

上面這個亂七八糟的等式裡,其中一個重要關鍵就是,你是「喝」牛奶,不是把牛奶用針筒「打進血管」。

這有什麼差別呢?這差別可大了。凡是由嘴巴吃進去的東西,要進入身體產生任何作用前,多半得先接受消化系統的處理。

基本上像IGF-1(類胰島素生長因子)這類的蛋白質,大多會在我們體內被分解為胺基酸(構成蛋白質的原料)然後進一步在小腸被吸收而轉為己用。而蛋白質在遭到分解成氨基酸之後,當然就不再具有原本蛋白質的的活性以及作用了。

不可諱言有些蛋白質比較悍,比較能抵抗這種分解的過程,或者是被局部分解後仍然可以保有一定程度的活性,進而先行影響消化道內壁細胞,不過對於這IGF-1,我高度懷疑它被人從嘴巴吃進去之後還能保有多少的活性。(有誰勤勞一點找到資料之後,請跟我分享吧!)

就算是能保有某種程度的活性好了,要能夠達到促進癌細胞增生的效果,天知道要持續喝多少牛奶?再退一步,就算你有辦法喝下那麼多牛奶,你體內也要先有癌細胞去給它增生啊!

這和神棍們所講的「牛奶會致癌」感覺差很多吧?

至於PGE2,雖然中文翻做前列腺素E2,但並不只是前列腺才有。它其實是一種脂質代謝後的產物,負有媒介細胞內訊息傳導的重要功能,在人體內是一種正常的存在。基於PGE2是可被當做一種口服藥劑(用來治療腸胃潰瘍跟幫助孕婦催生或墮胎),所以PGE2顯然應該是能夠經由消化道進入人體來產生功能的。

市售牛奶裡究竟含有多少PGE2?我找到的資料顯示,一般全脂牛奶約含3 ng/mL,低脂牛奶低一些,約2 ng/mL。有趣的是,口服的PGE2藥劑的劑量是10mg,所以你吃一顆PGE2藥劑裡面就含有大概3300多公升牛奶裡的PGE2了。

PGE2所參與的訊息傳導路徑與作用十分複雜,即便是「可能刺激癌細胞生長」一項,也還有許多正反面的研究結果,遠非神棍們講的似乎一槌定音那樣簡單。

還有,究竟吃下多少PGE2會促進癌細胞增生?如何確定是牛奶裡的PGE2的作用?到底是哪種癌細胞會增生?....一大堆問題需要解決。

所以,基於「目前並沒有證據顯示牛奶會因為裡頭的PGE2而讓人得癌症」,這部分的謠言可以說是杞人憂天。當然,如果有人要堅持這些研究論文都只是表面,真相是被政府掩蓋的大陰謀,我尊重這些人選擇的自由。


接下來就是酪蛋白(Casein)了,我們再回頭從牛奶這東西的本質開始吧。

牛奶是牛分泌用來哺育後代的乳汁,它是一種混合物,最主要的成份是水(約占重量的88%), 只有大約3%是蛋白質。

所謂的酪蛋白(Casein),也就是牛奶裡最主要的蛋白質成份,約佔了牛奶蛋白質總量的80%。

我找了一下「酪蛋白會致癌」這句話的出處, 發現很可能來自 T. Colin Campbell 博士於2006年所出版的一本書「The China Study」(台譯『救命飲食』)。

這位Campbell 博士的學經歷與專業是沒話說的。根據wiki上的資料,他在康乃爾大學修得營養、生化及微生物學博士學位,後來擔任康乃爾大學的營養生化學教授。

他在這本The China Study裡面宣稱,牛奶裡的酪蛋白會讓人體癌細胞增生,較常攝取奶製品的美國人比中國人還不健康 (對,你沒看錯,我也沒寫錯)。

姑且先暫不管這結論,我們先看看Campbell 博士發表的科學論文 (為何要先看論文而不是他的這本書The China Study,我等一下再解釋)。

有意思的是,我用「酪蛋白」以及「癌症」當關鍵字去搜尋Campbell 博士發表過的論文,我所找到的幾篇跟這個主題有直接相關的,多半是在老鼠身上的研究。而且,這些研究總合起來,只比較像是顯示「高蛋白飲食在老鼠身上有促進癌細胞生長的效果」,要進一步引申到神棍們所講的「酪蛋白會致癌」甚至「人喝牛奶會得癌症」,恐怕還需要相當程度的腦補才行。

根據我的搜尋,他最後一篇跟「酪蛋白」以及「癌症」相關的研究,發表在1997年。那是他的書「The China Study」發表的9年前。

我雖然沒去搜尋太多相關文章,不過我非常相信,像「酪蛋白會致癌」這樣企圖顛覆常識以及挑戰傳統的論點,一定會有許多科學家想加以辯駁以及做實驗去挑戰他的想法。經過這樣久的時間,如果這個發現真的很重要而且可以被證實對人體健康有影響的話,應該早就在科學以及食品界掀起驚濤駭浪了。

我並不認識這位Campbell 博士,不過從網路上蒐集到的資料看來,儘管他不稱呼自己是素食主義者,但他提倡的飲食習慣可以說是不折不夠的極端素食,也就是所有的動物性蛋白質都不攝取(包括蛋與奶)。

根據網路上的資料,Campbell 博士大約在1990年代成為了極端素食者。我不知道,這個改變是否基於他自己的研究,或者,他這身為素食者的立場,是否顯著地影響了他在「The China Study」一書中的結論,而讓書的內容不再那樣客觀、不再那樣重視科學論證呢?

在這裡要順便提出一個觀念就是,既身為人,有立場跟信仰是正常不過的事,科學家也不例外。

不過,一個很重要的原則是千古不變的,那就是寫科學「論文」的人必須儘可能以客觀的方式,用科學證據來陳述你的想法。你不能夠讓自己的主觀立場影響你的結論,否則,「理論上」科學期刊的審稿人與編輯是不會讓你的研究發表出來的。

相反的,寫「書」則沒有這個顧忌,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你只要對自己的荷包負責就行了。儘管科學論文也有可能摻雜主觀偏見,但那種程度跟寫書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所以,不要看到一本書是外國人寫的,就全盤照收。如果是科學類的,去翻翻這個人發表過在期刊上的文章到底說些什麼,可以找到比較客觀的資訊。即使是講著英文的外國人,寫書時也是可能會有立場跟偏見的。


到頭來,其實整個關於牛奶的謠言,只有最上面那個土砲的第一個說法最接近事實。那就是:喝牛奶會拉肚子。

喝牛奶會拉肚子叫作乳糖不耐症(lactose intolerance),原因出在小腸不能夠完善地代謝乳糖。它並不算是一種疾病,因為全世界約75%的人有這種症頭,只是程度上多少有點不同而已,洋人也不例外。

常和乳糖不耐症混淆的是「酪蛋白過敏」,也就是患者體內的免疫系統會把酪蛋白當做攻擊目標,引發不必要的免疫反應。酪蛋白過敏是一種罕見的疾病(不到3%的人有這種病),症狀也和乳糖不耐症不一樣。發作時通常會有嘴唇腫脹,皮膚出疹等等典型的食物過敏現象。

順便一提,養生神棍們也常喜歡把乳糖不耐跟酪蛋白過敏這兩種東西搞在一起來危言聳聽。所以,這點也可以用來判斷這些所謂的大師們肚子裡到底有多少料。


...既然都講了這麼多了,我想再利用這關於牛奶的謠言為引子,講一點自己對飲食的看法(偏見)。

人類是雜食性動物,這你把嘴巴張開看看牙齒的型態就知道了。臼齒用來研磨以植物為主的食物,而犬齒是用來撕肉跟獵食的。

在古老的年代,畜牧以及養殖技術還沒有發展起來以前,人類顯然主要是吃植物,然後只吃一點肉(動物性蛋白質)。人類出現在世界上是在大約20萬年前,自從那時開始,人在大部份的時間裡都是這樣吃的。

我個人認為,這樣吃才是對人體最適合的方式 。除非你是運動量大或有特別的需要,否則我覺得肉類終究還是不用吃太多的 。雖然說,我是個肉食愛好者,但這不代表我就必須否定這個看法。

(好笑的是,現代人過太爽,只會擔心某東西會不會致癌,會不會妨礙自己「養生」,而從來沒想過自己有沒有飲食均衡 XD)

真的要走極端,變成全素食或全肉食的話,雖然我無法斷言這樣吃到底最後會發生什麼事,不過我推測全肉食的要出問題的機會可能比全素食大,只因為那樣做會太偏離人類的原本習性。也許,這才是 Campbell 博士的老鼠實驗背後所隱藏的真正意義也說不定 (老鼠也是雜食性動物)。

選擇怎樣的飲食是個人自由,不需要為了推行自己的某種理念,就把其他的選擇給妖魔化。就更別提那些,只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曲解觀念或散布謠言的神棍。

科學證據,仍舊是抵抗謠言的最佳武器。在它面前,神棍無所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