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工作2年小感


來到這個醫學中心,已經整整兩年了,想在這裡稍微紀錄一些雜感。



這裡的硬體設備沒話說,基本上已經達到你想做甚麼都有可能的程度。身為一個科研人,這真的是個很夢幻的環境。

不是從事研究工作的人,或許很難體會我這句話的涵義。基本上,這有點像以前有人用來描述電影工業的那樣:現在沒有什麼場景是拍不出來的,光看導演有沒有想像力罷了。

工具設備資源都在那,剩下的就看你會不會用、敢不敢用、或者更重要的,有沒有錢(研究經費)去用而已。

這間醫院也非常重視病人的權益,哪怕我是個研究人員,並不直接從事醫療行為,但我一樣要接受很多「接待」病人的訓練。

他們也很重視「專業形象」,這包括管束所有職員的穿著...也因此,這是我的科研生涯第一次,牛仔褲跟T恤從實驗室裡消失了。

但我必須說的是,這個醫學中心也許是美國最好的醫學中心之一,但天下沒有完美的東西。它行政體系的官僚、無能與僵化程度,也達到了一個非常令人髮指的程度。

它給我帶來的災難,甚至從我還沒上班就開始了。

首先是,因為行政疏失,我無法如期上班。是的,我大老遠搬家搬了1300多英哩來到這裡,卻無法上班。原因是,醫學中心的行政人員作業失誤,沒有把我準備開始新工作這件事上報給移民局。

這是開玩笑的吧?

要知道,我是一個在美國的外勞,工作簽證各種細節跟規定雖然不盡合理,但可絲毫馬虎不得。比方說,兩個工作之間是不能有空隙的,也就是第一個工作辭職的隔天就要在第二個工作地點開始上班。

至於實際執行起來不可能?嘿,那是你家的事,法律就是法律,規定就是規定。

好戲還在後頭。

好不容易拖了將近兩個禮拜終於可以開始上班了,但當我接到移民局的工作簽證文件時差點昏倒...為何我的國籍會變成PRC(中華人民共和國)啊? 

我趕忙把文件拿去給承辦的大嬸,請她退回去移民局重辦。結果過了不久,大嬸退休了,然後我的簽證文件....

也不見了!

這.....這是開玩笑的吧?

我到現在還是不清楚,整件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每個單位推來托去,反正我的文件憑空消失就對了。因為這些狗屁倒灶的事,前前後後就弄了不知道幾個月。唉...

接下來講一下我老闆。

現在的老闆,我都叫他湯米。原因是,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總讓我想起影星湯米李瓊斯。

他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傢伙。我說非常厲害,不是說他在當助理教授時就泡上自己實驗室的正妹波斯大,還娶回家當壓寨夫人......真的對人類科學有什麼非常了不起的創建或貢獻,而是他思考細密,邏輯清晰。他擁有一種能力,能一眼看穿一團看似複雜的事物,然後直擊最為關鍵且重要的核心。

他精於選擇研究領域,非常謹守分寸地固守著他所專精的事物,不隨便跨進他人的研究範圍,同時也讓別人完全無法進入他的老巢。

遇見研究上出現爭議的時候,他能夠很快地察覺問題,並且在整個計畫出現實質損害之前就果決地停損,避免撞牆,或是立刻進行最關鍵的實驗,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去解決眼前的困境。

總之,我知道我有了一個非常精明務實的老闆。

老實說,比起之前的老闆,他更能刺激部屬的忠誠心。他從不吝於誇獎或是讚美你的成就。對波斯大或研究生來說,這真的是最廉價而有效的的方式了。但我知道,要是你的存在不再為他所需要時,這種老闆會毫不留情地捨棄你。

說到這點,在醫學中心裡面,波斯大的地位是比技術人員還低的。換句話說,就是讀博士出來的比讀大學或碩士畢業的地位還要低。

在台灣的人可能很難想像這種事。但對醫學中心(你可以把它想像成一間公司)來說,波斯大只是臨時雇員,契約一年一簽,所以當預算不允許時,隨時可以毫無顧忌地炒你。而技術人員是「永久」的,才算是這個醫院的正式員工。

那讀博士到底有什麼好處?博士的訓練和資歷是要讓你有機會成為研究團隊的領導者,所以你將來會有可能成為PI。碩士或大學畢業的要當PI當然不是不可能,但機會相對來講就微乎其微了。

所以我才會一再地講,若是自認為沒有能力帶領一個實驗室或主導一個研究計畫,是不用一股腦唸到博士的。唸個大學或碩士畢業就找工作去,會更實際。

當然,你可以說那是米國的情況,台灣不一樣。台灣當然有可能不一樣,但基本上台灣的生醫產業跟米國比起來落後不知道多少年,所以博士畢業之後走純研究路線的機會更高,選擇更少,情況恐怕只會更糟。

前面說到,醫學中心的硬體設備非常齊全,光看你有沒有能力去用。而錢,或者說研究預算,是衡量一個研究團隊能力的重要指標,在下一篇(如果有的話XD)我再寫一點關於這方面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