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3日 星期日

(轉)我很想給那位在警察前面哭泣的女孩寫封信...

[這篇是一位網友發的文,我只稍做整理之後在此貼上]

我很想給那位在警察前面哭泣的女孩寫封信,告訴她,親愛的孩子,台灣一直都是這樣子的,一直都是。



從上一次的三月學運到這一次的三月學運,還沒有真正改變過。

上一次的三月學運,因為有體制內的助力,促成了憲法的稍微修改,使台灣不曾流血,獨立和平維繫二十年。

但是二十年過去,敵人已經壯大,並與你現在面對的體制合為一體。這個修修補補的憲法,早就已經不可能維護你的生活的自由與和平。

你在解嚴之後出生、受教育、以為台灣是一個叫做中華民國的國家。理所當然,自由平等 人權就跟呼吸一樣,與生俱來。

不是的。

民主政治,並不等於投票而已。

你所以為變了的台灣,只是你從來沒有親眼認真看過而已。

我是一個經歷過上一次三月學運的老百合。

從那一個三月開始,我就知道,並不是去廣場上坐一坐,我所想要的國家就會出現。

但是我很希望,今天開始,你要重新思考,你要的是怎樣的一個國家。

叫做中華民國的台灣,隨時會在中國,以及希望與中國合併的政客手中消失。你出國比賽不能帶國旗,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們用叫做中華民國憲法,這一件修修補補很多次的緊身衣套在你身上,這其實才是你今天會在警察面前震驚哭泣的最終原因。

上一次的三月學運,我們不得已,只能做到放鬆那件緊身衣。

又過了二十年,你們就不要再去穿它了.....